+ - 阅读记录
【神叶子 www.shenyezi.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们炊事营分成了3个小连队,每1个连队都有1名连长,3名排长,每排都有30-40人,排长服从连长的命令,则是连长服从营长和副营长的指挥。

    而现在指挥我们的人就是猥琐妞和火爆女。

    虽然火爆女是中校,军衔比猥琐妞高一级,但是军队里服从命令还是要看军职的,猥琐妞现在是营长,所以她是指挥者。

    “一连跟随步兵营,从东侧山道绕到西山头驻扎!二连沿河谷前行,前方的河滩驻扎!三连从西侧山腰前行,沿随野战团的路线!”

    火爆女的这些行军路线都是由上面的团长安排的,说白了,就是要让我们这些炊事营跟住那些野战营特种兵营,稳定住后方,负责后勤工作。

    军令如山,没有人敢不服从的,在火爆女的命令之下,炊事营分成了三个小分队,分别走东西中三条路线,沿着不同的路线进发。

    而火爆女自己所在的分队,则是和我一样的一连。

    “一排的人,全体都有,跟我走!”

    一个连有3个排,每个排都有一个排长,因为要上战场了,有一部分的队伍都混编过了,所以我们一排的排长和之前在军营训练时排长并不是同一个人,我现在所在的排长叫苏丹红,是一个眼神凌厉的少尉,她身高1米72,神色镇定,嘴唇红艳,让人有种沉稳和冷静的感觉。

    “傻妞,走了!”

    “哦……”

    听到排长的命令,我急忙拉着小白和女狼头一起跟上,不敢犹豫。

    我们一连的炊事兵由火爆女带头,分析地形,几个连长和排长则在后方负责指挥细节。

    爬山的时候,炊事兵苦逼的地方就显露出来了,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背着一个巨大的黑铁锅和沉重的行囊,体重几乎增长了一倍,要背着这么沉重的行头爬山真是相当不容易,我是个男人,力气大,腰板硬,走起山路来还算平稳,但是女兵毕竟是女人身体,相对来说就痛苦多了。我看到有几个身材相对娇小点的女兵背着沉重的铁锅行囊,呼吸沉重,汗湿重衣,步子都走不快。

    但是行军讲究的是速度,谁管你累不累?你走的慢就等着被大部队抛下,被长官鞭笞,被敌人扫荡吧。

    所以没人敢说一句累,所有人都跟万里长征似的跟随大部队,拼命赶着路,顺着山腰的小路一直往山头上爬,最后按指令在山头的空旷地带搭建帐篷,也就是安营扎寨,准备炊事。

    虽然行军艰苦,但是一路上我还是被四周茂密的植被和多样化的树木所吸引,军队穿行在灌木丛生野草密集的山道和艰险无比的丛林之中,各种我没有见过的无名野草密密地从两边挤过来,擦在我的军裤上,我的裤子甚至被带刺的植扎破了洞,森密集的树林中到处都是巴掌大小的蚊子和野蜂,森林里是层层叠叠的苔藓地皮,厚重的黑色军靴踩在上面厚实而有弹性,根本留不下脚印。

    高大的阔叶林,清清的溪流,山壁上斜长的古木,半山腰上垂落而下,交错扭曲的老藤枯枝,看不见阳光的阴湿潮热黑土,令人目不暇接的雨林资源,还有经过草丛时偶尔受惊跑走的热带雨林野生动物,都给人一种原始而又神秘的感觉。

    原生态环境下的崇山峻岭大树华盖的壮美景观高大的板根植物景致藤蔓间纠缠交结形成的自然风景滴水叶尖凝聚的蝶恋花迎风飘舞,森林中的蜂鸣鸟声在看不见尽头的林野上方盘旋回绕,诠释着关于雨林的奥秘和自然的法则。

    古老神秘的峡谷丛林,溪瀑纵横的奇山俊岭,人迹罕至的人间幽境……都让我感觉自己进入了童话世界。如果这不是行军,而是一次旅游的话,我想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这是我第一次参军,但也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参军,对别人来说行军可能有很大的压力,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一次野外冒险一般,非常的刺激。

    走了差不多走了几十公里的路后,我们30个人的小分队上了黄莲山西侧一座小山的山头,那里地势比较平坦开阔,我们就在那里驻扎。这就是行军的基本知识点,驻扎营地一定要在视野开阔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潜在敌人的地方,平原和开阔的山间平地是比较好的选择。

    “所有人,就地扎营!”火爆女在山头的最高点指挥着我们所有人安营扎寨,负责背营帐的女兵们听从指令还是就地搭建帐篷,女兵们的手脚还挺利索的,在陌生的场地搭建帐篷居然跟和在自家院子里一样,动作迅速,毫不拖泥带水。

    我好像活这么大没搭过帐篷,所以只能装模作样滥竽充数地在一旁帮倒忙,无非就是帮忙固定架子,找找石头之类的,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一座座绿色的小营帐在森林边缘搭建了起来。搭建营帐之后就吃饭。

    炊事兵最首要要负责的就是伙食,士兵打仗,吃饭也是第一要事,士兵不吃饭,哪来的力气剿匪作战?

    没一会儿营地里就生气了篝火,军营里的伙食都非常简单,都是罐头类食品,能够保证最基本的能量和营养供应就不错了。

    行军的伙食当然是没法和在军营里的时候相比,而且为了防止断粮的情况发生,每一次的伙食量都是严格控制的,按照剩下的库存进行分配。

    我们背来的铁锅是用来做饭的,大米都是后勤搬运组从运粮车上搬来,由我们炊事兵负责做饭,然后送去给更前面的步兵营特种兵营和野战营。

    “趁着大家吃饭,我跟你们交代一下行军要事!除了晚上轮流站岗和有特殊任务的人员,任何人晚上不得出营帐!每个两小时换一次班!以三人为一小组在三支分队间传话巡逻!”火爆女是我们这支小分队的负责人,当然要把事情交代清楚,“越南地区是热带雨林气候,晚上多野蚊毒虫,雨林深处瘴气很重,没有任务的士兵不许随便接近森林深处!记住了吗?”

    “记住了!”

    火爆女趁着所有人吃饭的时间交代了行军要事,其实这些事之前在出发之前就已经交代过了,但是现在必须重新提起提醒众人才行。

    士兵们匆匆忙忙浑沦吞枣地吃完了晚饭之后就在第一时间打理了晚餐用具进了营帐。

    那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西方落日沉沉,满天霞光。

    我不知道步兵们对流匪们发动进攻的具体时间是什么,毕竟那要等上头的指令,但是我想应该就是这几天。

    晚饭之后,火爆女就喝令所有炊事兵全都回营帐睡睡袋里,不得出来,而那些负责站岗放哨的士兵们则是被火爆女给安排在了营地周围轮流值勤,此外,火爆女还要求军营里分成3人一小组,在几个山头的军营之间来回奔走,负责传话和侦查地形,以防有流匪事先知道了我们的动向埋伏在山林里伏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神叶子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shenyezi.com